五心服务

五心服务

来自台湾

来自台湾

全年无休

全年无休

连锁品牌

连锁品牌

30年经验

30年经验

扫一扫关注我们 联系电话
经典阅读||有效的决策
作者:admin 来源:安心养老 发布时间:2022/8/12 浏览:65次

个人见解和决策的关系


决策是一种判断,是若干项方案中的选择。所谓选择,通常不是“对”与“错”间的选择,最多只是“大概是对的”与“也许是错的”之间的选择。而绝大多数的选择,都是任何一项方案均不一定优于其他方案时的选择。


大部分关于决策的著作,开宗明义,第一步总是说“先搜集事实”。但是卓有成效的决策者都知道,决策的过程往往不是从搜集事实开始的,而是先从其本人的见解(opinions)开始的。所谓见解,乃是“尚待证实的假设”;见解不能获得证实,就毫无价值可言。但要确定什么才是事实,必须先确定相关的标准,尤其是有关的衡量标准。决策有效与否,这是关键所在,也是常引起争论的地方。
许多教科书又说,决策来自大家一致的意见,其实这也不然。有效的决策,常自多种不同且互相冲突的见解中产生,常自多种旗鼓相当、优劣互见的方案中产生。
先要搜集事实是很难做到的。因为没有相关的标准,就不可能找到什么事实。事件本身并非事实。
对物理学家而言,物体的“味”和“色”均非事实。但在厨师看来,“味”是他所重视的事实;在画家看来,“色”是他所重视的事实。这就是说,物理学家、厨师和画家,各有其不同的判断标准,故其认定的事实各不相同。

有效的管理者都知道一项决策不是从搜集事实开始,而是先有自己的见解。这样做是正确的。因为凡在某一领域具有经验者,都应该有他的见解。假如说一个人在某一方面经验丰富,而竟然没有见解,那就说明此人没有敏锐的观察力,头脑迟钝。

人总是从自己的见解开始,所以要求决策者从搜集事实开始,是不符合实际的。其结果是,他像所有人一样,往往很容易不假思索地去寻找符合他自己心中结论的事实;他既然先有了结论,必能搜集到许多事实。干过统计工作的人都能体会到这一点,所以往往最不相信统计数字。统计工作人员也许知道提供数字者的立场,也许不知道提供数字者的立场,但是他知道数字的可疑。
因此唯一严谨的方法,唯一可以印证某一见解是否符合实际的方法,应该以明确承认“见解为先”作为基础——这是必要的做法。有了这样的认识,才能知道我们是以“尚待证实的假设”为起点——决策程序如此,科学研究也如此。我们都知道:假设是不必辩论的,却必须经得起验证。经得起验证的假设才值得我们重视,经不起验证者,就只有放弃了。

有效的管理者鼓励大家提出见解。但在鼓励的同时,他也会叫大家深思其见解,认清其见解经过实证后的结果。因此,有效的管理者会问:“要验证某一假设是否为真,我们该知道些什么?”“要验证某一见解,应有些怎样的事实?”他会培养出一种习惯:他自己这样问,也使与他共事者这样问,认清需要观察些什么,需要研究些什么以及需要验证些什么。他会要求提出见解的每一个人,负责理清他们可以并且应该期待和寻找什么样的事实。

但是最关键性的问题应该是:“相关的标准是什么?”由于这一问题,很自然地会转到关于衡量的课题:问题本身的衡量和决策的衡量。只要分析一下一项真正有效的决策是如何达成的,一项真正适当的决策是如何达成的,我们就能发现我们为决定衡量方法所耗用的时间和精力极多。
贝尔公司总裁费尔先生获得该公司应以服务为目的的结论,便是经过这样的思考。

有效的决策人通常必先假定传统的衡量方法并非适当的衡量方法。否则,他就用不着做决策了,他只略做简单的调整就可以了。传统的衡量方法反映的是昨天的决策。我们之所以需要一项新决策,正表示过去的衡量方法已不适于今天了。

自从朝鲜战争以来,美国军用物资的采购和库存政策一直不理想。军方也曾为这个问题绞尽脑汁,做过许多研究,但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每况愈下。直到麦克纳马拉出任国防部长,才向军需库存的传统衡量方法发起了挑战。在过去,军需物资的采购和库存,一直以物资项目的总项数和总金额为衡量的基础。麦克纳马拉一反此项传统,改用另一种衡量方法。他发现在所有军需物资中,有极少数的项目(也许只占总项数的4%)是高价物资,它们的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金额的90%以上。
同样地,他又发现有极少数的项目(大约也只占总项数的4%)是重要物资,足以维持90%的战备。在这两项物资(高价物资和战备物资)中,尚有部分重复者,所以合并起来,全部重要物资只不过占总项数的5%或6%而已。
麦克纳马拉极力主张这类物资应予分别管理,严加管制。至于其余的95%的物资,论金额不大,论重要性也不致对战备产生重大影响,他主张按照所谓“例外原则”来管理。麦克纳马拉这种一反过去传统的新衡量方法,立刻成为军需物资采购和库存的高度有效决策,也使整个后勤制度为之改观。
那么如何才能找出适当的衡量方法呢?一如本书前文所述,只有依靠“反馈”的制度。不过这里的所谓反馈,是决策前的反馈。
人事方面的许多问题都用“平均”数字来衡量,例如“平均每百人发生停工事故数”“缺勤率”“病假率”等。但是一位管理者如果肯亲自出去看一看,就能发现他需要的是另一套衡量方法。“平均数”适用于保险公司的需要,但是对人事管理的决策没有意义,有时甚至还会误导人们。
以“停工事故”而言,可能大多数意外事件均发生在工厂内某一两个部门里。至于“缺勤率”,也可能大部分出在某一个单位。“病假率”,也不见得每一部门都与“平均数”相近,可能只局限于某一部分人,例如年轻女性。所以,有关人事方面的措施,如果仅以“平均数”为依据——例如据以推动全厂性的安全运动,就不见得能收到预期的效果,甚至可能使情况更糟。
同样的道理,汽车制造业人士没有亲身查看,也正是该行业未能及早发现应该改善车辆安全设计的原因。汽车行业一向采用惯用的衡量方法,如“平均每行车公里交通事故件数”。如果他们能亲身查看,就会发现交通事故应该改以“人体伤残情况”来衡量。如果能这样做,他们就能知道这项“安全运动”的重点,该放在“一旦发生事故时如何使损伤减至最低”方面,也就是说,应该改良车辆的设计。
找出适当的衡量方法不是数学方法所能解决的,这是一项带有风险的判断。
说到判断,必须先有两项以上的方案,从其中选择一项。而且,如果说一项判断可以斩钉截铁地定其“对”与“错”,那也不称其为判断了。唯有在多项方案中,我们需凭借深入研究判断才能有所决定时,才称之为判断。

因此,有效的管理者一定要求先有若干种不同的衡量方案,再自其中选取最适当的一种。

以企业投资为例,通常都有多种衡量方法。其一,衡量投入资金需要多久才能收回;其二,衡量投资的获利能力;其三,衡量投资收益的“现值”。此外还有其他方法,但有效的管理者不会仅以其中某一方法为满足。即使会计部门强烈地推荐某一种方法最科学,有效的管理者也知道,任何方法都只能显示投资决策的某一层面。所以,除非他对每一角度都看得清清楚楚,否则不会轻易判断哪种方法最适合。会计部门也许不胜其烦,然而有效的管理者仍必须坚持分别用三种不同方法加以计算,他才会判定“某一衡量方法对这个投资决策来讲是最适合的”。
如果没有考虑每一个可能方案,就是偏颇。
这也正说明了有效的决策者,为什么故意不遵循教科书原则。教科书上说,决策需寻求“意见的一致”,但是他们却有意“制造”互相冲突的不同意见。
换句话说,管理者的决策不是从“众口一词”中得来的。好的决策,应以互相冲突的意见为基础,从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判断中选择。所以,除非有不同的见解,否则就不可能有决策。这是决策的第一条原则。
据说,通用汽车公司总裁斯隆曾在该公司一次高层会议中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诸位先生,在我看来,我们对这项决策已经有了完全一致的看法了。”出席会议的委员们都点头表示同意。但是他接着说:“现在,我宣布会议结束,这一问题延到下次开会时再行讨论。我希望下次开会时能听到相反的意见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得到对这项决策的真正了解。”
斯隆做决策从来不靠“直觉”,他总是强调必须用事实来检验看法。他反对一开始就先下结论,然后再寻找事实来支持这个结论。他懂得正确的决策必须建立在各种不同意见充分讨论的基础之上。
在美国历史上,每一位有效的总统,都各有其一套激发反对意见的办法,以帮助自己做出有效的决策。林肯、西奥多·罗斯福、富兰克林·罗斯福、杜鲁门,都各有他们的方式。他们共同的秘诀在于激发反对意见,以便从各种角度去了解决策的真正含义。据说华盛顿总统最不愿见到冲突和争辩,希望有一个意见一致的内阁。但是实际上华盛顿在处理重要问题时,常分别去征求汉密尔顿(Hamilton,华盛顿时代的财政部长)和杰斐逊(Jefferson,美国第三任总统)的意见,以便得到不同的看法。
最懂得运用不同意见的美国总统,当首推富兰克林·罗斯福。每次遇有重大事件时,他总是约请他的一位助理,说:“你研究一个问题,但是请你保守机密。”(罗斯福当然知道,他请助理“保守机密”,必然会使这个问题很快传遍华盛顿。)然后他再约请几位助理,明知道这几位助理一向跟第一位助理意见不同,也同样嘱咐他们去研究那同一问题,而且也同样要求他们“保守机密”。这样,罗斯福就能搜集到各种不同的意见,也可以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个问题。当然,罗斯福这样做,他自有把握不会被任何人的意见所困。
罗斯福总统这一手,曾经遭到一位内阁成员的激烈批评。那是罗斯福总统的内政部长伊基斯,他批评罗斯福的政权是最无聊的政权。在伊基斯的日记中,充满了指责罗斯福的种种形容词,“懒散”、“轻率”,甚至“误国”。然而,罗斯福自有他的看法,他认为身为美国总统,主要任务不在于维持政权,而在于做决策,做正确的决策。而要做正确的决策,最好的办法就是仿效法院的判案方法,从两边的辩论中去求取事实真相,使全部有关的事实都能摆在法官面前。

全国咨询热线:400-033-6399 咨询入住电话:0539-7156899 15335399639
安心护理院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社会福利中心(原十里乡老党委)郯城第二卫生所附近
鲁ICP备18037227号
安心养老连锁微信公众号

安心养老连锁
微信公众号

安心养老连锁微信公众号